18年CBA總決賽的歷史上,沒有一支球隊能在以0∶2落後的情況下實現翻盤,北京男籃看似已經距離他們第二座總冠軍獎盃近在咫尺。但對於一個聯賽來說,沒有懸念並不是一件好事,正如籃管中心前主任李元偉評論的那樣:“這就像一部早知道了玄機的懸疑劇,吸引力也就下降了,這不能不說是CBA的遺憾。”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更有必要搞清楚,那些本可期待的懸念都去哪兒了?
  外援對位 北京隊優勢明顯
  總決賽開始前,很多媒體都找業內專家進行預測,總體上看,認為新疆隊奪冠的人更多。但是兩場比賽下來,勝負的天平已經完全向北京男籃傾斜。
  “其實,兩隊面兒上的實力差不多。”男籃前國手張雲松告訴記者,“總決賽到目前為止,之所以呈現一邊倒的局面,很重要的原因是,兩隊外援在能力上的差距。”
  眾所周知,CBA對外援的依賴性很強。一支球隊外援選擇的好壞,往往會對整個賽季的成績產生決定性的影響。廣東宏遠之所以在半決賽折戟沉沙,不是因為他們的國內球員不如北京隊,而是外援配備和北京男籃無法相提並論。
  馬布里,北京男籃的絕對核心。賽季中期,他接受了膝蓋手術,回歸後的狀態飽受質疑。但隨著季後賽的深入,外界熟悉的那個“馬政委”回來了。半決賽對陣廣東,馬布里場均貢獻33.2分,和新疆隊的兩場較量,馬布里得分雖然有所降低,但關鍵時刻的搶斷和投籃,仍然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  北京隊的另一名外援莫裡斯同樣表現搶眼,面對新疆隊蘇偉、唐正東兩名高大內線,以及外援辛格爾頓的輪番防守,莫裡斯仍能得到場均27分15個籃板。
  “莫裡斯這個點,確實優勢很大。”張雲松分析說,“蘇偉和唐正東有身高和體重的優勢,但移動速度比較慢,莫裡斯移動起來進攻的效果很好。他不僅中投非常準,而且進攻手段也比較多,這對包括廣東隊在內的絕大部分CBA球隊,都是一個優勢。新疆隊如果用辛格爾頓去防守的話也很吃虧,因為他的位置其實是3號位,身高、體重都處於下風。”
  毫無疑問,馬布里和莫裡斯是CBA中最好的兩名外援,相比而言,新疆隊的外援哈德森和辛格爾頓,則明顯處於劣勢。哈德森是本賽季常規賽MVP,但對球隊的影響力,遠不如馬布里。李元偉曾感嘆:“新疆隊缺少一個領軍人物是不爭的事實,哈德森顯然不具備這個能力。”
  資本碰撞 北京隊掌握當下
  北京男籃和新疆男籃會師決賽,有關資本之間碰撞的話題,同樣為人津津樂道。從目前來看,將重金投入到當下的北京男籃,暫時掌控了游戲的主動權。
  放眼整個聯賽,北京隊和新疆隊是最近幾個賽季中,投入最大的兩支球隊。北京男籃近幾年接連引進了李根、孫悅、張鬆濤和李學林等優秀球員。根據媒體報道,李根的年薪達到300萬元,孫悅年薪在400萬元左右,寶島後衛李學林的工資也超百萬元,如果算上馬布里、莫裡斯兩名頂級外援,以及隊內的其他球員,北京男籃的薪金總額,可能已經達到5000萬元左右。
  新疆男籃更是一擲千金。僅2011~2012賽季,新疆男籃的總投入就超過8000萬元。本賽季,隨著蘇偉、楊靜敏以及兩名身價不低的外援辛格爾頓和哈德森的加盟,新疆隊的投入非常可觀。
  在某種程度上,職業體育比拼的就是“燒錢”。通常情況下,投入更多的球隊,獲得好成績的可能性會更大。從賬面上看,新疆隊的投入要大於北京男籃,之所以沒能在總決賽中占到便宜,原因就在於兩支球隊瞄準的目標不一樣。
  2009年,北京市體育局高調宣佈註資北京首鋼俱樂部,北京籃球被納入到提升北京城市形象的範疇。之後,首鋼、金隅兩大國有企業強強聯手,為北京籃球的振興提供了有力的資金保障。從此,北京男籃不差錢,就成為籃球圈的共識。最近幾個賽季開始前,北京男籃從教練到高層,時不時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,資金不是問題。
  高投入確實帶來了好成績。2012年,北京男籃歷史性地獲得了CBA的總冠軍;上賽季,他們也殺入4強;而現在,他們距離第2次奪冠,僅差兩場勝利。但是,過於註重成績的副作用已經開始顯現——青年隊建設被忽視,年輕隊員鍛煉機會大減,孫悅、李學林和李根等幾名主力球員,都非俱樂部培養,未來的不確定性非常大,一旦他們離開,馬布里退役,北京男籃將馬上從巔峰跌落谷底。
  相比之下,新疆隊雖然在引援上不像北京男籃這樣有針對性,但他們似乎更具長遠眼光。年初,新疆男籃斥巨資,從遼寧隊挖來了周琦。這位不到18歲的小將,被譽為中國籃球未來的希望之星。2014~2015賽季,他將有資格代表新疆隊出戰CBA——北京男籃掌控當下,但新疆隊更可能贏得未來。
  哨音收斂 把比賽交給球員
  總決賽第2戰,當值主裁判楊茂功幾次將兩名助理裁判召集起來,對一些判罰進行商議。其中,第4節兩次非常關鍵的球權爭奪,一次是李學林和哈德森的地板球爭奪,一次是莫裡斯傳球出界是否碰到了新疆隊隊員的手,這兩次判罰,裁判都吹罰了爭球。
  “從總決賽的前兩場比賽看,裁判的表現還是不錯的。判罰比較堅決,對於一些臨場出現的問題,處理也比較合適,沒有出現重大的錯判、漏判,把比賽勝負的決定權交給了球員。另外,新疆隊的球迷,兩隊的教練和隊員,也十分配合裁判員的工作,賽場秩序和氛圍還是很好的。”中國籃協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。
  本賽季CBA常規賽和季後賽,裁判問題一直是外界關註的焦點。特別是季後賽首輪第2場,新疆隊和遼寧隊的比賽中,出現了重大的錯判漏判。當時,最後時刻遼寧隊落後兩分,遼寧隊獲得最後一攻的機會,防守韓德君的馬坎,幾乎使用了一個標準的抱摔動作,但當值裁判竟然沒有作出任何判罰,比賽就此結束。此事發生後,媒體和球迷對裁判發起了中國籃球史上最嚴厲的一次聲討。
  “中國籃協對裁判出現的問題非常重視,這之後一直分期分批地舉行裁判員的培訓班,特別是加大對年輕裁判的培養,算是給那些老裁判施加一些壓力。”籃協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,“現在正在進行的青年聯賽中,我們也特意找了很多專家和老裁判,對每場比賽的吹罰進行點評,目的就是讓年輕裁判儘快成長,完善CBA裁判建設。”
  對於裁判問題,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。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雖然自新疆隊和遼寧隊的比賽後,裁判在吹罰上有所收斂,也沒有出現重大的問題判罰,但從比賽中反映出來的一些哨音來說,並非問題全無。而這種有意的自我保護,恰恰說明裁判不是不能好好吹罰比賽,而是他們到底想不想好好吹的問題。若想從根兒上解決裁判問題,真正把比賽的決定權交給球員,還需要中國籃協在制度建設上更進一步。
  宏遠不在 把冠軍留給別人
  新疆隊和北京隊間的總決賽,缺乏懸念的另一個原因,可能是因為廣東宏遠的提前出局。或者說,人們在經歷了北京隊和廣東隊之間扣人心弦的5場大戰後,其賽場內外的精彩,讓總決賽的任何懸念都不能再稱之為懸念了。
  在北京男籃擊敗廣東宏遠後,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,開始逐步浮出水面。比如,據媒體報道,北京男籃是故意選擇廣東隊作為半決賽的對手的。“早在常規賽收尾階段,馬布里就和我制定了季後賽的計劃,我們的計劃就是先打廣廈,然後在半決賽去打廣東隊。”閔鹿蕾說。
  之所以作出這樣的選擇,就是因為北京隊在心態和體能上都占有優勢,如果將比賽拖至第5場,那麼北京隊獲勝的可能性將非常大。
  整個半決賽的進程,正如閔鹿蕾預料的一般,在萬事達中心率先取得1場勝利後,北京男籃在東莞的第1場比賽中,在一度落後30分的情況下,差點兒實現了逆轉,這場比賽為第2個客場獲勝,奠定了心理基礎。雖然,廣東宏遠在第4場比賽中,頑強地扳回一城,但強弩之末的廣東隊,還是讓北京隊在南方獲得了總決賽的門票。
  這是CBA近12年來,首次沒有廣東隊的總決賽。這支昔日的“王者之師”之所以江河日下,一方面因為主力球員年齡偏大,另一方面則因自身揮之不去的眾多謎團。
  幾乎每個賽季,作為聯賽中實力最強大的球隊,廣東宏遠都會莫名其妙地輸掉幾場不該輸的比賽,由此引發了眾多猜想。很多媒體甚至圈內人士都曾暗示,有些匪夷所思的結果讓人很難不浮想聯翩,只不過誰都沒有直接的證據。
  另一方面,有關球隊內部球員敬業精神的質疑,也從未停止過。最近,就有媒體批評了廣東球員的職業精神,稱“這支已經背負太多榮譽的球隊,對勝利的渴望逐漸淡漠,麻木的原因在於許多球員已經把很多精力放在了場外,在習慣了勝利帶來的太多榮譽和金錢之後,許多人已不再把籃球當作生命一樣去對待”。
  無獨有偶,在失利後辭去球隊總經理一職的劉宏疆,在微博上發出了這樣的感嘆:“或者,我一生的遺憾,就是把一個十足的流氓,培養成了一個城市英雄!”雖然有人認為,這是劉宏疆隔空諷刺和自己有過節的馬布里,但更多人認為,劉宏疆指的是宏遠隊中的某著名球員。畢竟,在其擔任球隊總經理期間,曾對隊中球員追求豪車與名錶、把精力分散在創業和投資甚至各種副業的現象十分不滿。
  從某種程度上說,正是廣東宏遠隊員的逐漸老去與自廢武功,成就了北京男籃在總決賽的勢不可當。畢竟,將一支王者之師擋在總決賽大門之外,對球隊氣勢和信心的提升,是難以估量的。
  本報北京3月22日電  (原標題:CBA總決賽的懸念都去哪兒了)
創作者介紹

商場活動

bc00bcdr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